父子合作画下“妈妈战斗的样子”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周玉林

“2月4日,孩子在电视里看到了他妈妈,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妈妈穿防护服,就想把妈妈的样子画下来。”2月11日,电话里李昀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孩子妈妈是名护士,疫情发生后一直奋战在一线,大年初一后就没再回家。”

当天,父子俩就在家画画,并在画中为她们加油:“飞晓丽,加油!王海超,加油!”

李昀的爱人叫飞晓丽,是云南省玉溪市人民医院护士。

1月24日,除夕夜八点多,飞晓丽接到医院的待命通知。作为第一梯队的12名护士之一,飞晓丽立即进入待命状态,等待出发。1月25日,大年初一下午两点多,玉溪市人民医院第一小分队队员王海超、崔雯、伏星、李金梅、飞晓丽5名护士赶到感染科接收患者。

“晓丽是医院的护理骨干,夜班、加班、进修是常态,工作性质决定了她必须这样。”电话里李昀的话语里有自豪,也有一丝担忧。

连续多天坚守在隔离病区,无法和家人团聚,4岁的小女儿想见妈妈,也会跟爸爸吵着要打电话找妈妈,有很多话想对妈妈说。在爸爸和哥哥的引导下,年幼的孩子也朦胧地知道——妈妈每天要变身“铠甲战士”,跟一个叫作“新型冠状病毒”的坏蛋战斗……

李昀像讲故事一样告诉只有4岁的小女儿:身兼多职的妈妈尽可能不上厕所,为了减少专业防护服的耗损,本来连续4个多小时的工作往往延长到6~8个小时,这期间,妈妈不喝水、不吃饭。当然,妈妈也不能第一时间接宝贝的电话,只有等到妈妈下班,才有每天短暂而珍贵的家庭“视频团聚”。

孩子们想妈妈,除了每天等妈妈下班后的单线联系,还有就是关注医院战疫的新闻报道。

一天,两个孩子突然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身穿“铠甲”的医护人员,得知那是妈妈时高兴得又蹦又跳。

“我和孩子们看到她奔忙战疫前线,既为她自豪又很心疼。大儿子就想把妈妈工作时的样子画下来,以此表达对她的想念和支持。”李昀觉得儿子的想法非常好,就和儿子一起根据新闻报道,一笔一画画下“身穿防护服的妈妈”。

“我画的是轮廓,色彩是孩子一点一点加上去的,那张素描也是这样。两张画都是我们俩合作完成的。”李昀告诉记者,儿子学画画有一段时间了,他以后一定会坚持下去,这比什么鼓励都好。

2月5日,当看到儿子和爱人亲手画的两幅画时,飞晓丽泪如雨下,虽然她已经在隔离病区连续工作了12天,极其疲惫,但依然很高兴,“这是他们父子俩给我最大的安慰和鼓舞!”

抗疫期间,飞晓丽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飞晓丽说: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前线向党组织递交我的入党申请书,以表达我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热爱和积极要求加入党组织的迫切愿望,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全力以赴抗击病毒,逆向而行,为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而奋斗。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