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罐艺术中心的震撼 乔志兵:正当其时

见到乔志兵是在油罐艺术中心4号罐的会客厅,白色的墙体上巨幅的当代艺术作品,整个空间线条利落、简洁。他带着黄色墨镜、身上纯白的衬衫左胸兜上有红色“油罐”刺绣、手里拿着黑色手杖,儒雅之外给人坚定的印象。

寒暄之后,他从灰色沙发区移步到露台,长条窗是由长方形和两个半圆组成的,有风。站在窗口隔江望去,碧空之下是龙华机场直升飞机培训基地、流淌荡漾的黄浦江水,苍老、稀少的轮渡和渔船百年不曾停息,隔岸是古典主义建筑和现代摩登建筑群,罐体本身何尝不是一台穿行与时空江水上的大型容器,容纳着来自全球的艺术作品、一座城市的故事片段、人类一段历史思考。

这一刻,你可以切实感受到,这里是西岸。

“伟大的城市一定有伟大的水岸。”看过巴黎塞纳河的左岸、伦敦泰晤士河的南岸、纽约哈迪逊河岸之后,当你来到上海黄浦江的西岸,看到油罐艺术中心为代表的艺术馆、博物馆群,你仿佛看到了未来。

“正当其时”是乔志兵唯一重复了两遍的词,在他眼中“油罐艺术中心”仿佛一个不断生长的“生命体”,之所以震撼是因为过程,总占地超60000㎡、历经2190天、52560小时,可以说每走一步需“撑其重”。回忆自己从2006年做收藏、后来做了QIAO空间,再到将草比人高的荒废油罐改造成艺术中心的人生历程,他说:“艺术带给我很多,艺术家是对世界有洞察力的,这些人有着超前的思维和独特的智慧,这些给我很多触动。”最初有7个油罐,只能留下5个,改造的过程中不断取舍、不断推翻、不断调整。

 

“有时候怎么证明你经历过这个时代”,乔志兵明显不是在发问,而是他发自内心的一种追求,对谈过程中,你可以感受到乔志兵保持着的前行姿态,他说:“我希望在中国有新的东西,有自己的一条路,我们希望做独特的事儿,希望这个空间是增长的、变革的、创新的、持续的。我希望5年、10年、20年后回看油罐艺术中心的时候,还是有影响力的,就是成功了。”

1号油罐和2号油罐相对独立,3号、4号、5号油罐被覆土绿化的“超级表面”相互连通,超高挑高的玻璃连廊连接室内外空间,广场花园、一排躺椅和户外喷泉在艺术之外带来度假和休闲的感觉,很多观众躺在草坪上、坐在石阶上、徜徉在罐子内外。乔志兵说:“油罐艺术中心是可以让公众亲近感受当代艺术、艺术与自然、艺术与城市的场所。”

油罐艺术中心目前进行着三场突破创作界限、深度学术探讨的当代艺术展览,每一个展览你都可以感受到艺术家与空间的互动、改造、重逢。一切都恰逢其时,也说不清楚是艺术将油罐唤醒?还是油罐将艺术唤醒了?

通过只能一个人低头才能进入的三角形小门,观众进入油罐艺术中心3号罐,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墙体上巨幅油画,画面上是披头散发的男人留着胡须、扛着武器,然而画面模糊不清了,墙体立在红色的土壤里,土壤里有代表着人类文明的国旗、军事武器碎片、破损的旗帜、火星探测车的残骸。这是阿根廷艺术家阿德里安·维拉·罗哈斯(Adrian Villar Rojas)的个展——“有时候你会想,在一个相互连接的宇宙中,谁在梦到谁?”,艺术家通过游牧式的创作方式,在3号罐高大的穹窿下做的一场“装置实验”,思考宇宙、世界、人类、时间的关系。5号罐内是日本艺术团体teamLab于上海的首次大型个展 “teamLab:油罐中的水粒子世界”大型沉浸式互动空间、4号罐聚集了13位在国内与国际当代艺术界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群展“建立中”。在连廊展示了一个艺术家以“现代版夸父追日”的方式,在飞机上拍摄的太阳、云朵、飞机,有趣的随机拍摄展现出艺术家与世界的沟通方式。

乔志兵说:“值得庆幸的是,上海市民有看展的习惯、买票看展,就像看一场电影一样轻松地成为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片白色的美术馆在西岸铺开,水岸,提供了一种可能。当代艺术家感同身受的体验通过艺术作品呈现在展览馆中,而大众在感受艺术的同时也在思考,以油罐艺术中心为代表的艺术文化场所正在慢慢变成市民们引以为傲的存在,艺术成为打造西岸不容忽视的关键因素,东方正在崛起。

在回程的高架桥上回看西岸,你的视线无法躲避掉油罐艺术中心,那个巨大的白色结构体建筑承载了太多想象空间,那种生动是骨子里的。回想在见面的最初,那句简单的自我介绍“我是油罐艺术中心的创始人乔志兵”,似乎也在斜阳中和油罐一起闪闪发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