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枫灿:从战机座舱里看见的蓝天最美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即将到来之际,特邀请女军人讲述她们在本职岗位上绽放青春、逐梦强军的故事。

■ 口述:徐枫灿 女飞行员 ■ 记录:陈典宏 章雪迎

·人物简介·

徐枫灿,1999年10月出生,2017年9月入伍,现为南部战区陆军某空中突击旅飞行员。2018年被评为优秀学员,2019年被评为优胜学员,2020年被评为“强军砺剑标兵”,荣立三等功1次,2021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共青团员。2019年参加全国创新创业大赛获吉林省一等奖、全国三等奖。2019年9月,作为陆军院校代表团成员参观、访问法国圣西尔军校和法国陆军通信学院。2020年5月转入实装飞行训练,成为同批首位初放单飞的女飞行员,毕业后,成为全军首批改装某国产新型直升机的女飞行员之一。

清晨东方既白,战鹰腾飞搏击长空;夜晚星光点点,战鹰归巢万籁俱寂。我曾不止一次地抬头仰望这片天空,回首最初内心的憧憬和向往,逐梦蓝天的道路,到底是什么一直在激励着我?我想是爱党爱国的初心,对飞行事业的神往,和对这身迷彩戎装的热爱。

一路走来,一路感悟;一路走来,便要一路盛开。梦想花开的过程,总是伴随着艰难与困苦,这其中有进步有收获,也有失意有落寞,但是我却从没有想过后悔退缩。

懵懂青春,种下向往飞行的种子

从小生长在江浙水乡的我,童年里,也和别的女孩一样,对精致的洋娃娃、五颜六色的橡皮筋、漂亮的小鞋子甚为喜欢。但与众不同的是,我还像小男生一样,喜欢看商场橱窗里陈列的各式各样飞机玩具。不止一次,小小的我端坐在家里电视机前,看着屏幕上动画片《舒克与贝塔》里的小小飞行员,只觉得坐在飞行舱里的舒克酷毙了,等长大了也要成为舒克那样的人。不知是不是那时起,我开始对蓝天产生了倾慕与向往。

高考结束后,当我还在考虑大学应该选择什么专业时,手机屏幕亮起,一条新短信跳了出来,推动了我命运齿轮的转动。“徐枫灿同学,听闻今年空军再次招收女飞行学员,初选时间暂定为6月中下旬,校医根据体检情况特此通知,希望大家踊跃报名参军,积极投身国防事业。”

当时,短信里“飞行员”三个字就像落水的石头一样,顷刻在我心灵湖面上激起了层层波澜。作为一名刚满18岁敢闯敢拼的热血少女,我像触了电一样,当时就暗暗告诉自己,是时候为一直所热爱和向往的天空搏一把了。

2017年蝉鸣的盛夏,带着一丝好奇与期待,我去往杭州参加招飞初选。初选意外顺利,也使我冷静下来考虑我要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离招飞定选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也开始有些紧张和焦虑,好在父母都非常支持,这给予了我莫大的鼓励和信心。

我至今仍清晰记得爸爸对我说的那句话:“有些事,只有做了才不会后悔。”充满未知的道路,我也要去走一走,布满荆棘的关口,我也要去闯一闯,心中向往的东西总是充满吸引力的。

6月底,我远赴北京参加定选体检,在招飞中心集中居住。当我拖着行李箱进入宿舍,房间里已经坐了两三个女孩。多么神奇,因为相同的对蓝天的不懈追求,我们从祖国的五湖四海聚集到这里。

定选需要检查的项目非常多,加之还有考察记忆力、协调性等课目,体检标准也相当严苛,宿舍里每天都有女孩被筛选淘汰。还记得当时住在我下铺的那个女孩,我们总是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楼下散步。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飞行员,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觉得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近了。而如今,只是因为眼睑下方有一个小问题,她追梦的道路就要止步于此。

那晚我辗转反侧,飞行事业是我们几个女孩都梦寐以求的理想,但想要实现它,不能像小时候“我要当航天员、我要当工程师”那样随口一说,我们都是以此为目标不断努力并且一步步靠近的。后来,我幸运地通过了定选体检,也带着下铺那个女生的梦想,余生将坚定无悔选择飞行事业,坚定无悔守护祖国蓝天。

2017年8月1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的特殊日子,我迈进空军航空大学的校门,光荣成为空军第十一批34名女飞行学员中的一员。

蓝天白云下,我遇见更好的自己

当我还在空军航空大学宿舍里,躺在床上做着驾机翱翔的美梦,第二天现实就残忍地把我拽回了地面。看着课程表上密密麻麻的体能训练、队列训练、条令学习等课目,那时我才猛然意识到,想成为保卫祖国蓝天的飞行员,首要是先做好一名解放军军人。

最初的军旅生涯,我和大多数官兵一样,也在挫折困难中经历着蜕变。照镜子,看着一头短发的自己也会有些陌生;练队列,每一次抬腿落下都要忍受昨天训练带来的酸痛;体能课,无尽的跑道让我怀疑自己是否掉入了一个无限循环的时空;标地图,在一团乱麻中我只盼下课铃声快些响起,让我可以去教室外面透透气。

在军营,我一心想成为更好的自己,但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的过程。如果我在遇到的挫折面前退缩,进而否定自我,就只会离更好的自己越来越远。于是我认真地把自己的缺点和优势区分出来:我大概是身板偏瘦导致力量不足,学飞行拉操纵杆时总会有点吃力,但我一腔青春热血与使命抱负,决心不飞上蓝天不罢休。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对着外面昏黄的路灯发呆。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慢慢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严格的秩序、充实的学习,辛苦疲惫的同时也带来颇多收获。我可以踢出漂亮的正步,可以在3000米中跑出“优秀”的成绩,也可以在实弹射击中打出不错的环数,在和爸爸妈妈视频电话时,他们也会欣慰地说我越来越成熟干练了。

再到后来,我以为终于能接触到飞行了,结果等待我的是高等数学、大学物理、航空英语……每天排满的课表仿佛让我回到了高中生活。但就像每一个教员都会语重心长说的那样:“这些课程,是给你们的未来打基础的。”

记住自己是女飞行员,不需要也并没有得到“特殊照顾”

中国是拥有女飞行员最多的国家之一。培养航空兵女飞行员,是中国女性在飞行领域的探索实践,是国家实力的彰显。

谁说女子不如男?实际上男性能做到的事情,女性也能做得很好。从1951年开始,我军已经陆续招收培养了十余批女飞行员。从经验上看,我们女飞行员在航空航天、武器操控、精密仪器使用和地形识别等方面,都不输男性,而且我们女飞行员的适应能力和吃苦精神都很强,基础飞行技能掌握得非常扎实,甚至在男飞行员之上。女飞行员被众人瞩目,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光环背后需要我们怎样的付出。

进入飞行专业系统学习后,尽管早已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其中的难度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不仅有400米、1500米、3000米中长跑,还有单双杠、旋梯、滚轮……这样一天的训练下来,常常累得我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有一次连续性地加练,我跑着跑着感觉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不断回响着自己粗重的喘气声,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当时,我的脑海中不断闪现这个念头,但是我的脚步却始终没有停下来。

复杂的航理学习对我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整个飞行训练阶段近20门航理课程,数不清的数据,记不完的原理,哪一点不过关,就不能转入实装飞行训练,甚至可能被停飞。记得有一次备战航理知识考核,室友们说我晚上连睡觉说梦话都在背记参数。

我好像从来没有离飞行这么近过,但也害怕会离得更远。身边很多战友因身体或者技术的原因从此无缘蓝天,这也带给我比较大的压力,我只能加倍努力,去填补心理上的恐慌。师父的授课,我恨不得把每一句都记下来;教案上的内容,我常常背记到深夜;地面演练,我举着仪表板一遍遍地走,晚上躺在床上才感觉到手臂酸痛。

当我第一次驾驶直升机起飞升空,脚下掠过的是祖国的大好山河,转头看到的是师父肯定且鼓励的微笑。如今我已入伍近5年,虽军旅时间不长,但从内心里说,我是真的喜欢飞行的那种感觉,飞行早已成为我生活和生命的一部分,是我的事业心和责任感的灵魂与支柱。

战场不分男女,战争只看输赢。一直以来,我们在飞行上和男飞行员遵循同样的训练大纲,不需要也并没有得到“特殊照顾”。因为成为一名优秀的飞行员、一名战之必胜的战斗员,背后付出的代价和努力是对等的。我知道,光环背后更多是责任和使命,面对外界的各种声音,实力和成绩才是最好的回答。作为一名飞行战斗员,就是要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为保家卫国时刻准备着。

我自己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就没想过后悔或者放弃,只想一直飞下去。从事了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我愿意一直为这份事业全力以赴。如果再有一次选择人生的机会,我想我依然会选择加入飞行员队伍。因为,从战机座舱里看见的蓝天最美,驰骋高空的感觉最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