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爱情,学会郑有恩的“人间清醒”

中新文娱北京6月9日电(记者 上官云)最近,都市剧《欢迎光临》登上热搜:郑有恩又酷又飒,经常贡献怼人金句;张光正境遇平平,自嘲是“宅瘫男”,却始终对生活抱有热情。

它改编自小说《我的盖世英熊》,剧中有着形形色色的人物。有人评价,这部剧中有欢笑,也有现实和辛酸,异乡漂泊的人,不是能人,而是能忍。

该剧的编剧袁子弹则给出了一个评价:电视剧原本就是贴近大众的艺术形式,小人物也值得被描写,他们的内心自带光芒和快乐。

“人间清醒”郑有恩

在《欢迎光临》中,郑有恩是个言语犀利的空姐,有理有据怒怼前男友那场戏,让很多观众调侃,“逻辑清晰,想借个同款的脑子用用。”

她的童年其实过得不是那么快乐,先是父母离异,之后又经历了父亲的去世,职业更替等一系列变动,早早学会独立。

相对于其他女孩,郑有恩处理问题的方式有些张扬,讲话偶尔会有点“损”,和前男友分手,对方胡搅蛮缠挡住去路,她直接把柠檬水滋到前男友脸上。

参加小孩的周岁宴,人家“秀娃”,她看不惯,甩出一句“要卖给我吗”;别人讨论怎么育儿,她故意打了个喷嚏,说自己对音量过敏。

看上去,郑有恩性格强势,不顾忌别人的评价。实际上,她让自己的言行举止在一个规范范围内,不被世俗议论所绑架;自带一点侠义之气,朋友家人遇到困难总是挺身而出。

与人相处,她的内心有底线、有原则,带着点孩子气观望周遭的世界,不去轻易干涉别人,但也不允许别人对自己横加指责。有些像刺猬,浑身是刺儿,却内心柔软。

袁子弹曾说过,如果想在跟郑有恩的友谊中寻找情绪价值,那肯定很崩溃;可要是想找到一个可靠的朋友,关键时刻,郑有恩完全值得依赖。

《欢迎光临》剧照,郑有恩(左)与张光正。剧方供图

选择另一半时,她的认知非常清晰,知道哪些类型适合自己,哪些人自己不喜欢,及时止损。对待爱情,郑有恩是“人间清醒”的代表。

小人物张光正的理想主义

不过,虽然郑有恩这个角色个性鲜明,但《欢迎光临》并不是一部“大女主剧”或者流行一时的“爽剧”,而是更像一部小人物的群像剧,讲的还是日常生活。

比如,王牛郎面临着“中年困境”:洞明世事,却恰恰因为看得太清楚,反而缺乏追求理想的动力;陈精典是个职场萌新,无法接受平庸,但也知道自己的工作能力有待提高。

张光正是这群小人物中着墨最多的。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北漂、理想、对爱情的追求等多个类型的议题。

他是一家酒店的“门童”,乐观善良,有耐心,共情能力强。他的人设并不完美,也有种种缺点,会有“丧”的一面。

他和朋友合租,一开始只能住在阳台,自嘲是“阳光房”,对北漂生活偶尔会觉得无所适从,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对于生活,张光正有着说不出的苦闷,以及疲惫与不自信的瞬间。不过,他也有一股韧劲儿,后来被广场舞阿姨们对生活的勇气和热爱所感染,重新捡起对事业和生活的追求。

剧中人往往面临着大家都可能遇到的问题:对职业的迷惘,与周边人群的互动等等。但每个小人物又各不相同,有着属于自己的追求。

并不是一个人职级不高,内心就一定是贫瘠的。张光正只是个门童,依然不乏“文艺”的一面。他内心丰富,打破了人们对小人物的偏见;保留着理想主义的光辉,又不至于“悬浮”。

内心自带光芒和快乐

当下有些职场剧,由于“悬浮感”过高、远离了生活,被嘲讽“国产剧里没有穷人”。在这样的剧中,真正的小人物即便有,也往往承担着“工具人”的角色,缺乏行为逻辑。

其实,在一部都市剧中,那些看似不起眼的职业、人物都可以被表达。比如认真生活的保洁小妹和烧烤小妹,他们没那么引人注目,却是“烟火气”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从他们身上,你可以看到一座城市如何在一群人的努力下往前走,看到在最常见不过的生活情境中,也蕴含着勃勃生机。

就像编剧袁子弹所说的那样,这些人的工作也许不够光鲜亮丽,容易被忽视,“但通过《欢迎光临》,我挺想探讨一下他们的生活状态和职业发展。”

因为小人物也值得被描写,他们的内心自带光芒和快乐。“如果都市戏里的主角只有精英阶层,这个都市会很无聊、很贫乏。”(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