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生命是份礼物好坏都要接住

原标题:新作《大女生》出版 写给女性的成长提案(引题)

杨澜:生命是份礼物好坏都要接住(主题)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嘉

当今社会,每个女人都恨不得三头六臂,变身超人。可女性的价值该由谁来定义?年龄是女人的禁忌和魔咒吗?你愿意在多大程度上活出自己,又情愿为此付出多少努力?也许,杨澜能够给你一些经验,但最终的答案,还是需要每个人自己去寻找。

杨澜在疫情期间写成新书《大女生》,她表示,触发自己写作这本书的因素有很多,“大家都说2020年是中国女性意识空前觉醒的一年,有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有《三十而已》《二十不惑》《我的姐姐》《你好,李焕英》等非常成功的影视剧。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觉醒,而不仅仅是一两个人的觉醒,这些事情给了我非常好的灵感,也是驱动我将这些年积累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以及那些感动我、让我震撼的女性成长故事写进这本书的动力。这不是一本小说,也不是一本风花雪月的散文集,更多的是对社会的观察和思考,相当于是一个杂文集。”

近日,杨澜携《大女生》来到西西弗书店国贸店,她的好友奥运冠军、演员刘璇,蜜芽创始人兼CEO刘楠,探路者集团创始人王静,也到场助阵,与读者一起探讨如何成为一名有格局的“大女生”,如何在这个纷杂的环境中,保留“做自己”的那一点点空间。

供图/西西弗

女性发展的敌人绝不是男性

而是已经过时的一些刻板印象

关于什么是“大女生”,杨澜表示,大女生拥有更大的世界与格局,能大胆地走出舒适区,大方地展现自我,大气地面对得失与成败。并且不管在哪个年龄,心里永远住着一个女孩,永葆初心和好奇心,可以不断地学习成长。想成为大女生,首先应该直面三个问题:我到底是谁?我想成为怎样的自己?我想和谁在一起?

杨澜强调,女性发展的敌人绝不是男性,那是已经过时的一些刻板印象,或者说是关于性别角色的传统观念。她笑说自己小时候喜欢爬树,邻居阿姨看到就会说“没有一点女孩子样”。杨澜认为,女性在成长过程中,女孩样或者女人味这些概念,往往是社会文化不断塑造的结果。这个过程很不幸地挫伤了很多人的个性和生命成长的可能性,这些局限不仅仅是限制女性的,也限制了男性。

她举例说:“比如,在幼儿园阶段,老师说,我们有很多兴趣班,女孩子可以上芭蕾舞班,男孩子可以上机器人班。幼儿园时期就已经有了一种所谓性别角色的分化,但其实既限制了女生,也限制了男生。孩子在六七岁的时候对未来职业有一些畅想,如果老师跟孩子们说画一个外科医生和宇航员的形象,所有人都会画成男性,说到教师时会画成女性模样,这是无形的一种约束。”

奥运冠军刘璇说,自己从一名运动员跨界成为演员,也遇到很多“刻板印象”。最初做演员,大家会觉得她“不务正业”,而且女演员都要高要瘦,她则是“个子不高,胳膊又粗,大腿又有肌肉。他们很难把你从前是运动员的印象撕掉”。喜爱极限运动的王静曾四次登上珠穆朗玛峰,表示自己也曾被定义了很多标签,她认为女生不要给自己下定义,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并没有性别概念。

蜜芽创始人兼CEO刘楠认为刻板印象是互相伤害,“女人身上有刻板印象,男人身上同样有。想清楚这个事,不如大家彼此放过,我卸一个标签,你卸一个标签,至少在家庭、职场创造一个相对包容的环境,让大家不被这个标签所累。没有标签之后,我们要建立一个客观标准。比如带孩子,到底怎么样带是好的,没有客观标准,都做不到怎么办?夫妻俩凑钱找人带,先相互包容,卸去标签,再建立一套客观的标准,把我们感到为难的事变得简单起来。”

要有被讨厌的勇气

抛弃“讨好所有人”的想法

职场上对性别的刻板印象可谓根深蒂固,杨澜举例说有一个社会调查,调查一些客观行为的特质,“比如说这个人很有自信,很专业,非常大胆地制定了创新的市场营销策略。在遇到不同意见的时候,他坚持自己的主张,并且身先士卒地带团队完成了业务,但在这个过程中不得不裁掉了不合标准的员工。接受调研的人知道这个人是男生的名字‘比尔’时,就觉得他真棒,是个好领导。但变成‘伊丽莎白’的名字,意见就正负皆有了,会有人评价说太咄咄逼人,没有团队意识等等。明明我们有一个很好的评判标准评判一个人职业成绩,仅仅因为性别的刻板印象,就会对女性添加了压力。”

如何缓解这种压力,杨澜的建议是不要太在乎别人说什么,“因为你很难满足所有人对你的期待,著名心理学家阿德勒曾说过:‘一切烦恼都来自于人际关系’。有一种勇气叫做被讨厌的勇气,东西方的女孩从小都被教育要讨人喜欢,你要讨别人喜欢就要压抑自己某些方面的想法,实在很不合理。”所以,杨澜建议女性抛弃那种讨好所有人的想法,以一种职业标准来作为自己职业的衡量尺度,而不是满足不同人的标尺,“不要去迎合,也迎合不来。你会发现永远生活在别人的评判当中,如果你始终在迎合别人的眼光和判断,你就生活得很辛苦,还不一定能迎合成功。”

谈及此,刘楠也颇有感慨,“按道理我虽然在公司是一把手,但遭受的职场歧视还是无处不在的。比如下属事儿没干好,你发脾气批评他,人家来一句,‘你作为女老板太情绪化了’。出去找融资的时候,很多投资人说‘我不投女创业者的公司,她们是女人逻辑,而且不看数字’。”

如何应对这种职场歧视?刘楠说自己有两招,“第一招,讲事实、讲结果、拿数字。一个公司经营得怎么样,财报扔出来,数据可以说明问题,不分性别,男生女生都要把这点作为安身立命的基本。第二招,各自发挥自己人格、性格、性别的优势。比如大众普遍认为女性的右脑思维好一点,男生的左脑思维好一点。把人的特长发挥到极致,这个时代不是短板理论时代,是长板理论时代。你把优势发挥到极致,你这件事就可以做到极致。”

除了生育有最佳年龄阶段

其他的年龄焦虑真的可以放一放

不少女性都有容貌焦虑、年龄焦虑。在《大女生》中,杨澜讲述了她对特斯拉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的母亲梅耶·马斯克提出的一个问题:“我问她想不想时间倒转回到18岁,她说,‘没有,我现在刚刚活得过瘾’。”

一头银白色头发,自信的梅耶·马斯克让杨澜感触很深,“我们过去常常说,我已经30岁了,所以不能再做什么事情;我已经40岁了,不能再做什么事情……从梅耶·马斯克还有很多女性身上,你会发现年龄这些莫名其妙的障碍,都是不堪一击的。”

杨澜笑说除了生孩子有最佳年龄阶段外,其他的年龄焦虑,真的可以放一放了,“有很多其他值得我们去做的事情,而不是在这儿为年龄暗自神伤。我过50岁生日的时候来了很多朋友,我们的友谊少则十几年,多则二十几年,大家一起成长。18岁的女儿对我说,‘妈妈我真羡慕你,你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你有这么多的好朋友,你还有热情过好每一天。’当然,我也很羡慕女儿,她的体力那么好,但是,你的年龄同样也能让年轻人羡慕,如果你不亏待时间,时间大概也会厚爱你,我们要跟时间做朋友。”

如果非要说有年龄焦虑,杨澜说那应该是她20多岁时,“我已经看到我职业的天花板,觉得我的价值会与日俱减。当时的职业环境,主持人就是出镜,但是我很想做制片人。如果只做主持人,会不会吃青春饭?我产生一种很强烈的惶恐。所以,我要出去学点东西,希望我的职业随着年龄增长而不断增值。当时并没有想过学习之后会做访谈录或者拥有一家传媒公司,没有想那么远,只是觉得人生还有很多可能性,我要去试试看。我愿意走出舒适圈,人生最大的失败是你连失败的勇气都没有。其实失败也没关系,可以从头来过。我在50岁的时候写了一首打油诗,‘生命是份礼物,应该好好庆祝,年年都有惊喜,好坏都要接住。’回顾我的成长经历,我觉得失败就像做实验一样,知道它不成功,你就换条路,你不能说失败没有价值。失败非常有价值,而且它历练了你。我在《竹的精神水的智慧》里面特别谈到柔韧性,生命是如何在错误当中去学习,又怎么保持柔韧的姿态,在压力面前保持前行的力量。”

杨澜还建议大家,尤其是年轻人走出舒适圈勇敢尝试,“我说的勇敢不是拿着爸爸妈妈的退休金去创业,把他们的养老费都输掉,我们还是要评估自己的风险。走出舒适圈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优势,用优势和自己的需求寻找一个交集,你成功的概率会更高一些。”

不必去追求事业与家庭的平衡

取舍和管理才是关键

杨澜不喜欢被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这对当代男性和女性都不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我们就是在承担着越来越多的家庭角色和社会角色,必须要在这些角色当中平衡我们的时间、精力、侧重点等,问男生和问女生都不是伪命题。但社会只问女生,这就是问题所在。”

杨澜表示,大家很少去问一个男人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女人则在成长过程中一直被灌输“事业成功和做一个好妈妈是矛盾的”这件事情。“男人没有这种纠结,他们会理直气壮地说不能平衡,‘我陪客户吃饭怎么陪孩子写作业呢?’女性气势就矮了半截,非常内疚地说,‘我真对不起孩子和老公’。”

杨澜认为,女性不妨小小挑战一下这个问题。“我们不必去追求完美和平衡,所谓的平衡其实就是在不平衡的状态当中,保持前进的一种动态。我特别欣赏爱因斯坦说的一句话,他说骑自行车原地停下来,车当然是要倒的,唯一不倒的办法就是往前骑,所谓的平衡就是在不平衡的状态中去努力调整的动态发展过程,所以,你就慢慢往前骑,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就可以了。”

很多女性生完孩子后再回到职场可能会错过黄金升职期,所以,应该如何把握好自己的职场黄金期,或者如何对抗生孩子与黄金期的焦虑?从全职妈妈转为创业者的刘楠坦承这个问题难回答,“生完孩子,妈妈得分散精力照顾孩子,职场上就是没有办法在一段时间做到全情投入。要忘记平衡,不要指望工作上做得好,孩子也照顾得好,这种说法真的很毒鸡汤。”

刘楠认为,虽然做不到平衡,但是可以阶段性地搞平衡。“比如生孩子后的三年,我踏踏实实地照顾陪伴孩子,孩子上幼儿园之后我开始搞事业挣钱。你可以给自己制定非常清晰的阶段,每个阶段里面就最大化安排自己的时间。大多数女性做了选择又心有不甘,回家照顾孩子觉得自己职场被耽误了,在职场上又觉得自己是个坏妈妈。其实做了选择之后,就不要后悔。”

杨澜十分认同刘楠的说法,她补充说要对自己诚实,对孩子也诚实。“我们对自己诚实很重要,你不要什么都一肩挑,会累死人的。我承认自己做不到,没关系。不平衡是常态,是正常的。追求时时刻刻的平衡与完美,既不可能也无必要。取舍和管理才是关键,必要时应该建立自己的支持系统。”

不用强求自己“优秀”

而是要善待自己

杨澜认为,女性现今遭受的内卷可能比男性更严重,“因为如果你向外的发展受到很多局限的时候,就会变成一种对内的攻击,比如自卑。所以,我特别想跟姐妹们说,当我们履行各种各样的家庭社会角色的时候,我们首先要照顾好自己,首先要有坚定的自我认同、自我接纳,好好呵护自己的健康、学习、情绪和周边人的关系。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是成为你自己,只有你更好地接纳自己,你才能够更好地与别人相处和为别人做出贡献。”

杨澜回忆,自己学生时代读到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一间自己的房间》时深受启发,她发现很多女性结婚后没有自己的空间——老公有书房,孩子有自己的房间,女性在卧室里有一个梳妆台就够了。“为什么女人会觉得结婚以后不再需要独立的空间?物理空间背后是一种精神的空间,我们是否有一个独立的自我还存在着?所以,伍尔夫的一段话特别感动我,她说在这个房间里你不被打搅,你不用发出光芒,你就安心地做你自己,而不需要做任何其他人。”

杨澜认为这是一种自在,在一个信息爆炸,压力日增的时代,女性更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来安顿心灵,平缓情绪,找到一种自主的自在和安心。“这一点,对于男人和女人都很重要。”

对于被称为“优秀女人”,杨澜很淡定:“没有什么优秀不优秀的,今天这个社会,压力如此之大,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是努力在各种不平衡中寻找一个动态的持续的前行,仅此而已。”

杨澜认为不用强求自己“优秀”,而是要善待自己,“有一些妈妈会跟我说,觉得每天时间不够用,总是对自己很不满意,特别有挫败感。一项社会调查发现,在生了孩子后的三年,女生普遍自尊感下降,她们忐忑纠结,觉得做了这个误了那个,干了这个又错过了那个,有一种惶恐和不安。我就会跟这个妈妈说,‘每天给自己留半个小时,你要么听听音乐,要么做做瑜伽,要么看看书,要么什么都不做发发呆,但你不能够失去自己’。她说‘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怎么抽出半个小时?’我说‘你只要抽出半个小时,会发现其他事情并未耽误。你的孩子看见妈妈在读书,你就省去了很多跟他咆哮的时间。你不是辅导他写作业教授知识和技能,但是你在给孩子展现一种活法。”

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说:“我们的一生,不过是无数习惯的总和。”所以,杨澜认为如果能保持一种生命的成长性,那么,不管生理年龄是多大,都能拥有一颗进取的心。“因为你永远有新的可能。当你好好呵护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当你在不断学习和成长,当你对这个世界有所关注,有自己的分析和观点的时候,你就像一把雨伞的伞柄一样——伞柄很强大,伞就可以开得很大;如果伞柄很弱,就只能开得很小。所以,给自己留有一定空间,去读书、写作、喝茶、看风景、听音乐,这些都能够使心灵保持一种丰富和柔软的状态。当你的心态是柔软的,你会发现你的身体也是柔软的,而不是僵硬的、紧绷的、充满压力的。”

在杨澜看来,让学习成为生活方式,不但滋养心灵和头脑,也是养颜的好办法:“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我们想的东西和我们生理的机能有一种非常奇妙的相关性。当你的头脑一直很活跃,那种灵活的创造力会体现在你的身体上,体现在你的容貌里,让你展现出一种生机勃勃的状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