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中秒杀众人的Jessie J,原来是英国版时尚灾难徐濠萦?

2018-01-17 11:18:00 作势 分享
参与

  一直都很有话题度的《歌手》节目,今年首次邀请了欧美Diva系女星Jessie J加盟,在第一期的节目中结石姐的强大声线和舞台魅力惊艳四座,用教科书级别的表演轻松夺冠。

  第二期的剧透也出来了,据说还是结石姐碾压式夺下第一。不少观众都说:“今年这比赛没法比了。”

  如果你对这个名字还比较陌生,那你也肯定听过传遍大街小巷的“money,money,money”,当年吴莫愁在《中国好声音》唱着Jessie J的这首 一战成名。

  也有网友说结石姐来歌手纯粹是为了圈钱,因为大家想不出一个上过格莱美、唱过奥运会开幕式的diva还为什么要在这个节目里证明自己。而她本人的回答却洒脱又坦然的不得了:

“There‘s nothing I can't do.”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对于这一点作势君百分之百相信,因为现在这位在舞台上呼风唤雨的实力唱将,曾经是有名的时尚灾星,却自信得堪比E神老婆徐濠萦。

总之就是很敢穿,但怎么穿都不对...

  2011年才正式开始崭露头角的结石姐,出道时间并不算久远,虽然歌红还拿奖到手软,可每次露面都带着浓浓的港潮味。

  五颜六色的挑染配上刚从大小i.t.和joyce血拼回来的潮货,就是那个时期的她最为鲜明的个人标志。

全身上下都放满了爆点,把每一天都过得像迪士尼的烟花汇演。

  其实结石姐和天朝在冥冥之中很有缘,因为从妆容到行头,她早已轻松驾驭村头的蹦迪女孩儿风,炸眼的玫红色是她们的不二心水,黑丝透视装是她们的上钟的标配,脖子再挂一根古镇淘来的檀木大珠串儿,蹦起野迪来随着节奏甩动,散着餐巾纸香,特别带劲儿。

更带劲儿的,是她的各种精彩Pose,不仅躯体一定要凹出角度,就连舌头也很忙。

穿上钟爱的黑色蕾丝透视装,加上血喷红唇,她一个人就可以演一整部《东区女巫》。

偷师艾克里里的马克笔眼妆,刚好和各种丑衣服搭配得天衣无缝,化身惊悚片里的大Boss....

  无论去哪里都不离不弃的黑色马蹄鞋,绝对是那些年结石姐时髦路上的最大绊脚石,如今也传给了冰冰。

  各种各样的紧身连体服,是她心目中最百搭的至in单品,结石姐时而化身太阳马戏团的柔术小姐,时而是头上插着铁锹的平昌冬奥花滑选手。

  最有名的是她在2014年英国音乐奖的红毯上穿的“湿疹”装,加上水泥色的口红,整个像一头中毒的母牛。

  虽然结石姐早就用最差着装征服过各大红毯,但你不得不佩服在时尚的道路上她做出的种种努力。

  她还尝试过东方风情,看像是准备去打麻将的弄堂老阿姨。

就连很难出错的仙裙,也被她穿成三万块海淘回来的越南新娘。

  有一阵子,结石姐大概是换了新的造型师,妆容发型变化大到像是刚从韩国回来,加上瘦身成功,一切的确没那么辣眼了。但还是走成了三里屯工体女孩路线,性感是有了,但这个人不是Jessie J。

  有了这些时尚灾难史,不少粉丝曾经都觉得结石姐应该是无法翻身了,没想到最近两年她居然慢慢时髦起来了,前后反差让你都想要为她转身打call。

  她懂得了用一条简单的长裙造型勾勒出曲线,用适可而止的裸露来表达性感,在红毯上收住爽朗的大笑,开始有了女神范儿。

也摒弃了原来多余的发型和夸张的妆容,利落贴切的整体造型让人惊呼:原来的徐濠萦到哪去了!?

  在做澳大利亚版好声音的导师期间,她拒绝接受节目组造型师的着装安排。“如果有人给我化妆、做发型,为我搭配衣服,还替我写歌,那我就是一个傀儡。如果让别人决定我的穿着,我就不是我自己了。”

  Jessie J还多了一份曾经没有的御姐气质,时髦不光是外表变化,从她的眼神里你都能看到这个女人变得比原来强大许多。

  其实很多人未必了解Jessie J当年在英国乐坛有多红。她出道即登上事业高峰。 她的首支单曲《Do It Like a Dude》将全英音乐奖乐评人选择奖收入囊中。3个月后,《Price Tag》响彻大街小巷,在发行首日就登上英国单曲榜的冠军,创造了单曲榜的奇迹,更为奇迹的是Jessie J还阻断了Lady Gaga的《Born This Way》在英国的冠单梦。

  收录这两首歌的专辑《Who You Are》在英国销售超过百万张,有6首单曲进入英国单曲榜前十;2011年的第32届全英音乐奖,Jessie J入围英国最佳女艺人、英国最具突破艺人以及英国最佳单曲三项大奖。

  她和Nicki Minaj、Adriana Grande合唱的 更是被誉为舞台经典,并入围格莱美最佳合唱歌曲奖,被全球无数实力派歌手翻唱过。

爆红之后,但结石姐的事业也走过低潮。

  尽管网友形容结石姐参加《歌手》不过是“过气歌手再就业”,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从2015年开始,事业走下坡路的她经历了什么。

  2015年她被确诊为预激综合征,是心律失调疾病的一种,大部分是先天性的。 这种心脏疾病的症状有头晕、心律不齐和呼吸困难。为了她的健康着想,医生建议她减少高频的高音演唱,以降低对心脏产生的负担。

  为了调养身体,她不得不在第三张专辑发布后,在2014年末-2017年选择了半隐退状态 ,也几乎没有新作品面试,在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欧美乐坛,她和她当年那些“雷人”的造型一起,几近被淡忘。

  在采访中她公开表示过自己不是“美女” ,或许在普通人的审美里她不算漂亮、脸太方、身材不够凹凸有致。但她在乎自己的外表,但不会受此羁绊,于是她的歌《Sexy Lady》,告诉和自己一样没有漂亮脸蛋的女孩,自信才是最美的。

  她的那首《price tag》其实就是在讽刺如今被大众标榜的身价和物欲,万事万物均可“定价”的现状,如何挣脱物质的执念痛快地做自己。

她还在一次慈善节目的拍摄中,她在现场答应主持的要求,为了募款剃掉了自己的标志性的Bobo头。

  结石姐说过,她想通过自己的音乐传达给歌迷一种信念:即便是再最困难的关头,即便是你曾以泪洗面,但哭过之后总是要想办法去克服困难。

  看到曾经那个活力四射的她,又在歌手的舞台上回来了!尽管湖南卫视的录制大厅,并非辉煌的格莱美舞台。尽管人们对她的来意有过不解,也有过揣测,但她能再度引吭高歌,已经并非易事。

  之前有乐评人评价她在《歌手》舞台的表现:Jessie J的演唱就像是一个内功深厚的武林高手,不费吹灰之力就足以击溃众多对手。

  可我想说的是,所有在你面前的云淡风轻,背后都是你难以想象的“足够努力” ,这种努力不止是对工作的专注与勤奋,更动人的是她们和命运的对抗,这样的光芒四射才更有意义。

责编: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