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姐坚守15年:关注未成年人“成长之殇”

2019-08-09 19:34 CCTV

  梅玫,38岁,中共党员,全国模范检察官、全国三八红旗手,现任大渡口区人民检察院检察五部主任、“莎姐”青少年维权岗办公室主任。她是坚持柔性司法、守望正义的优秀人民检察官。从事未成年人检察工作15年,让144名失足孩子走向新生,持续15年宣讲法治,深入学校、镇街、社区讲法治课500余场,受众10万余人。

  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侵害他人,亦或是受到他人侵害,这都是让人扼腕的“成长之殇”。

  在重庆,全市三级检察机关“莎姐”团队专治未成年人的“成长之殇”。

  梅玫是第一代“莎姐”之一,她是法庭上依法办案的检察官,也是迷途少年口中的知心姐姐,还是未成年人普法工作的先行者……15年的“莎姐”故事,正汇聚成一本生动的未成年人普法教材。

  “莎姐”的由来

  一个失足孩子的话让她陷入沉思

  “我哪知道这是犯罪呀,我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会去做……”

  这是在一起未成年人盗窃案的庭审现场里一个孩子的哭诉。

  近日,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上,梅玫分享了2004年“莎姐”青少年维权岗成立之初遇到的真实案例:3名未成年人跟着一个20多岁的青年在深夜偷偷进入一个个汽修店推轮胎去卖钱。

  梅玫说,孩子的话让她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未成年人失足前的懵懂,失足后的后悔,被处理后的自卑,不是简单的就案办案所能解决的。

  后来,包括梅玫在内的7个女检察官组成了一个小组,想借助互联网帮助青少年。她们白天上班,看卷、讯问、出庭,晚上下班后就分头制作网页、写博客,分享办案心得。短短一周,就建起了未成年人工作网页“一米阳光”,并设置了留言板块,统一用“莎姐”的名义与未成年人和家长们沟通交流、答疑解惑。

  这就是“莎姐”青少年维权岗的雏形。以“莎姐”命名,既是当时女检察官中有人名“莎”,也是取自莎草可入药治病救人之意。

  接下来,梅玫和同事们把办理过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例编绘成漫画口袋书《莎姐讲故事》,并设立了“莎姐”热线、“莎姐”信箱、“莎姐”谈心室等,“莎姐”青少年维权岗的工作内容与范围在不断拓展。

  “莎姐”的往事

  3年帮教让这个叛逆孩子获新生

  在梅玫看来,未成年人犯罪,虽然大多案情简单,但涉及到未成年人个人和家庭的问题,就会变得很复杂。

  时年15岁的小文,出于朋友义气,为朋友出头,用刀把另一个孩子小希的脾脏刺破了。数十万元的医疗赔偿让两个贫困家庭都难以为继,小文的姐姐还因此放弃了学业,自责的小文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有几次要自杀。

  案子办结后,梅玫一边帮助小希筹集治疗的经费,帮助他恢复健康;同时坚持给小文做心理辅导,帮助辍学的他重新上学。后来小文毕业后,梅玫还为他找了份工作。持续3年的帮教让这个曾经叛逆的孩子重新走上了正轨。

  梅玫说,15年来,每当看着曾经的迷途少年,在跌跌撞撞中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就会发现这种矢志不渝的坚持是多么的值得,人民检察官的幸福感、为党积极工作的幸福感也会油然而生。

  目前,“莎姐”已从最初的7个人发展成为包括416名“莎姐”检察官、1058名来自社会各界的“莎姐”志愿者的团队。近3年来,先后对575名未成年人进行了帮教,促使92.17%的涉罪未成年人顺利回归社会,339人顺利就业,94人回归校园,其中39人考上大学。

  “莎姐”上云平台

  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做四方面提升

  今年1月17日,“莎姐”发源地——重庆市大渡口区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正式公布大渡口区“莎姐”云平台正式上线。

  “莎姐”云平台是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综合性应用平台,共划分为监督、预防、帮教、共享四个子平台,实现了信息采集和宣传的多样化、信息处理的智能化、处理过程的可溯化、处理结果的透明化。

  该云平台首批确定了大渡口区24个部门、8个街镇和30所中小学进入平台。梅玫说,平台面向的不光是孩子,解决问题的也不再仅仅是“莎姐”检察官。

  今年,梅玫就通过该平台得到线索,解决了一些校园及其周边涉及未成年人的问题。

  15年来,梅玫也一直关注未成年人的普法工作,她带头“莎姐”法治宣讲团每年针对未成年人开展法治宣讲50余场,还组织编写了《莎姐讲故事》丛书,至今已免费发放了3万多册。现在大渡口区未成年人的犯罪数大幅下降,从2004年的60多人变为近几年维持在个位数以内。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陈翔 

责编:李晓丹
分享:

推荐阅读